您当前的位置 :古交新闻网 > 汽车 > 行业委员会负担不起维修费。

行业委员会负担不起维修费。



社区屋顶漏水,单位门严重损坏,维修基金超额认购,90多万元的维修费未结清。行业委员会没有钱支付。承担房屋维修的公司必须起诉社区委员会并要求尽快支付项目费用。

法院裁定社区委员会应向工程公司支付超过92万元。社区的所有者都负责此付款。

位于南京江北水峪花园区,由于部分房屋防水层老化及单位门损坏,不久前,社区委员会决定使用公共维修基金修缮房屋。超过三分之二的业主同意。

在施工期间,该公司将该地板防水工程交给了一家上海公司。竣工验收后,建设成本超过92万元。

当社区委员会申请维修基金时,被六合区住房和建设局拒绝。原因是该社区于2006年底交付。根据相关管理规定,10%的维护基金本金只能在社区交付的前10年内使用,此社区已经修复过两次,在10年内达到使用限制。维修基金不能再使用了。然后,所有业主必须平均分担维护费。从一个家庭收钱并不困难。社区工业委员会拒绝支付建筑成本,理由是它没有使用维修基金和负责建造屋顶防水层的公司。

无奈之下,承担该项目的公司必须将委员会告上法庭。

审理此案后,六合法院认定业主委员会根据业主会议的授权代表业主进行民事活动,业主的法律后果应由业主承担。

在这种情况下,施工方没有获得相应的施工资质,并将顶层防水分包给不合格的第三方,签订的合同无效。但是,如果项目已经完成并被接受,则应支付项目付款。

应行业委员会要求“从维修基金直接支付”,法院认为维修基金管理实行专项资金和政府监管原则。维修经费的使用必须报有关行政职能部门审查,司法机关不能介入和更换。

最终,法院判决社区委员会为该工程公司支付超过92万元。社区的所有者都负责此付款。听取此案的法官金鑫表示,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业主委员会的职能角色,权利和义务一无所知,他们放松了对业主委员会的选举和监督。事实上,业主委员会的职能是代表外部所有业主和物业管理相关活动的具体实施,这些活动与社区业主的利益密切相关。因此,大多数业主应积极参与业主委员会的选举和监督,这也是保护他们权益的重要途径。

但是,由于社区所有者委员会本身无权履行支付义务,当它成为被告并需要承担支付义务时,没有可直接执行的财产,义务应由所有业主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