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古交新闻网 > 教育 > 专家们发现,日本的老地图,钓鱼岛都离琉球很近,但还没有被画出来

专家们发现,日本的老地图,钓鱼岛都离琉球很近,但还没有被画出来



在130多年前的日本军事地图上,琉球群岛已被绘制成地图,但南部琉球群岛以北的钓鱼岛海域是空白的,没有出现在地图上。

历史学家意外地发现了19世纪日本军队的扩张地图。钓鱼岛和琉球不在地图上。旧地图证明钓鱼岛属于中国。

目前,中国有大量的历史文献无可争议地表明,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特别是明清时期两代网络钓鱼岛的历史是无数的。这些文件记录了中国人发现和命名网络钓鱼岛和钓鱼岛进入中国领土的历史事实。他们记录说,中国政府已将钓鱼岛纳入境内,并长期实施有效管辖。历史进程。

现在,钓鱼岛是中国的,不仅有中国历史的证据,而且在日本也有证据。当前中日岛屿争端最有力的证据之一是日本陆军服务人员发表的文章,这是130多年前由历史学家郑海林收集的。《大日本全图》

郑海林

郑海林和他的人民

郑海林1987年毕业于暨南大学,获博士学位。在历史上。他的研究方向是中西交通史。他是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的着名渔民和研究员。

20世纪90年代初,他前往京都大学,东京大学,东洋图书馆等知名大学学习和研究历史和国际法。

有几个专着,如《钓鱼台列屿之历史与法理研究》,《台湾问题考验中国人的智慧》,《从历史与国际法看钓鱼台主权归属》。

发现日本的旧地图出现在旧书堆上

郑海林告诉记者,他偶然有机会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在东京大学等着名大学学习和研究历史和国际法。他在日本明治九年(1876年)发现了一本在日本出版的书。陆军工作人员代表大会起草并发布《大日本全图》。在图的中上部,脚本中间写着“Great Japan Full Picture”字样,底部写着“陆军员工办公室”,背面贴有防潮棉纸。

据郑海林介绍,整幅画面由四页印刷,长1.31米,宽1.16米。铜板上刻有墨水。

在发现地图后,郑海林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没有出现在这张地图上。海域空白。这使他对他的历史和国际法感到震惊。“这不是黄尊贤梦寐以求的地图吗?”看着他手中的地图,郑海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110年前,当黄尊贤写下《日本国志》时,我希望书中会有日本的全貌。他会见了正在撰写《大日本全图》的木村先生,并请他帮助画出日本的全貌,作为《日本国志》中《地理志》的图画。

结果,木村被私人地图偷运入狱。黄尊贤没有拿到地图,留下了一个不容错过的遗憾。撰写《黄遵宪传》的郑海林清楚地记得这个历史事实。

今天,谈到这张地图,郑海林仍然难以掩饰这种兴奋。郑海林告诉记者,这张地图印得很精致,一定是原版的,不能模仿。

这张地图也改变了他的研究方向。

从那时起,他开始收集大量信息并致力于研究。 1998年,他发表了《钓鱼台列屿之历史与法理研究》。

该书包含详细的历史和确凿的证据,表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研究和琉球靠近大海空旷的海域

1876年日本陆军参谋部没有标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什么意思?

这从它的绘图机构开始。据郑海林介绍,他的藏品《大日本全图》于1876年由当时的日本陆军参谋部出版。

那么,日本陆军职员办公室是什么类型的机构?它实际上是日本着名的陆军参谋部总部的前身。

1871年,在明治四年,日本军事部成立了陆军参谋部。次年2月,军事部分为海军省和陆军省,陆军参谋部改为陆军省职员办公室。

1873年4月,陆军省职员办公室更名为第六场比赛,并于1874年改为原名。 1875年6月,它成为陆军的直接机构。 1878年12月,它更名为工作人员总部,与陆军省分开,实现军事管理和军事命令的分离。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部分内容均来自其他媒体,其目的是传达更多信息。这并不意味着本网站同意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所述的文字和内容尚未经本网站确认,本文及其全部或部分内容和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不受网站保证或承诺。读者仅供参考,请自行验证相关内容。本网站不承担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和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