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古交新闻网 > 教育 > 中国核电争端路线图:中国需要多少座核电站?

中国核电争端路线图:中国需要多少座核电站?



中国核电的真正起点应该始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中国首先制定了核电发展政策,决定发展压水堆核电站,并以“以我为中心,中外合作”的原则引进国外先进国家。技术,逐步实现设计自主和设备本地化。

事实上,核电发展的源头可以追溯到1970年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但当时,国家整体经济技术实力,核电的发展只能是理想的。直到1991年,秦山30万千瓦的压水堆核电站投入使用,中国大陆结束了无核电历史,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英国,法国的世界第七大核电站。 ,前苏联,加拿大和瑞典。核电站建设的国家。

30年来,中国核工业以谨慎积极的态度稳步前进。根据数据,目前有31个核电站已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其中,规划时间表很明确。除已启动的24个单位外,“十三五”规划中还有40个核电项目,涉及11个省。没有明确的启动时间,但有多达170个计划项目,涉及19个省。其中,内陆地区包括湖北,湖南,江西,以及四川,河南,安徽和河北。根据“十三五”规划,2020年中国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

中国的核电发展从未平静过。从它诞生之日起,争议就伴随着它的步伐。核电将来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技术?内陆核电是理性的选择吗?自治和引进应该做出什么选择?大力发展核电是否可行?即使在国家决心大力发展核电之后,这些争端也从未中断过。

第二代和第三代技术路线争议

关于中国核电发展的最早争议应该是整个20世纪90年代第二代和第三代技术路线的争议。当时,第三代核电技术已在全球发酵,改进的第二代核电技术也在全面展开。中国核电工业自治与进口商之间的争论已经开始,核工业部(中央核工业公司)和国家计划委员会这两个主要制度之间的认知差异已经显现,并且仍在继续相当于两部委的分裂和重组。一段时间。第三代核电技术的支持者认为第三代核电技术更加安全。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前总经理陆启洲认为,以前存在安全问题的核电站采用了第二代核电技术。最大的问题是在紧急关闭后,必须启用备用电源以驱动冷却水循环以散热。中国正在沿海建设并向内陆推广的第三代AP1000核电技术没有这个问题。 “第三代核电技术的核心进步是采用'非主动'安全系统。在紧急情况下,不需要交流电源和应急发电机。只有自然现象,如重力和物质引力可以用来驱动核电站。安全系统。“

国家核电专家委员会专家余祖生说:“核电厂安全目标有两个指标,一个是反应堆堆芯熔化速率,另一个是放射性物质大规模释放的概率。核反应堆每年计算,第二代核堆融化,概率为每年万分之一,释放概率为10万分之一。两次核事故后,安全目标的法规和标准要求是增加到百万分之一,而AP1000的安全性目标是千亿分之一。“

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副主任范璧认为,“第二代飞机缺乏安全措施,以防止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和三里岛核电站等严重事故。目前,发达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的大多数新核电站采用第三种。代表技术,只有中国仍然是大量新的第二代单位。“

第二代核电技术拥有更完整的经验和更成熟的技术。中国核能工业协会会长张华珠认为,世界上运行的核电站主要是第二代压水堆核电机组。现在,他们已经积累了超过13000年的运营经验,创造了良好的安全性能和经济性。竞争力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而美国和欧洲正在进行第二代压水堆核电机组的延长寿命。通过中国大亚湾,岭澳和秦山核电站的成功建设和安全运营,第二代机组也被证明具有安全性和经济竞争力。通过不断改进,可以进一步提高安全性和经济性。一些国家的一些新项目继续使用第二代改进技术,这也表明第二代改进技术仍有很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更重要的是,虽然国家已明确将三代核电AP1000定义为核电站未来发展的主流技术,但目前,在世界核电市场上,由于报价较高,AP1000已参与多个国际时间第一批项目表现不佳。招标,不是中国。 2009年4月三门建筑的设计文件实际上并未符合NRC最终批准的第19版,并且还不成熟。

自治和进口路线纠纷

中国的核电已走过30多年的“三轮引进”之路:在20世纪80年代的第一轮发展中,建立了“本土化引进”的路线;在20世纪90年代,它经历了纯粹的第二轮是为了购买电容器而引入的;虽然引入共存已有20年,但21世纪后新一轮核电发展已完全放弃,2002年底至2003年初确定了新一轮核电。核电的发展路径是再次依靠外部介绍,这是比前两轮的介绍更完整的介绍。

进口商认为,第二代改进的核电技术是落后和不安全的。 2003年下半年,唐子德,俞祖生,林成阁,徐连义,王军,张国宝等人被称为“核电的核军子”,他们主张将三代核电引入领导人的行列。国务院。他们认为,中国目前掌握核电技术的第二代改进是落后和不安全的,严重的事故预防和缓解措施与新的国际核安全标准之间仍然存在差距,这些标准无法重建。有必要采用国际招标,依靠更完整的先进第三代核电技术,比以前更加彻底。外国核电供应商负责为中国建设前两个第三代发电机组,然后在外国供应商的支持下进行后续跟进。另外两个单位。该进口车型的批量建设将于2010年前实施,到2020年将达到4000万千瓦的目标。除了现有的8个单位870万千瓦,中国都是进口车型。不再构建向后的模型。未来,中国的核电机组都将采用这项技术,从而实现“一步到位”的统一筹码。在组织中,依靠行政权力建立新公司(又称国家核技术)实施全面引进。反对者认为,全面引进并不能解决中国核电发展面临的诸多问题。首先,由于AP1000是一个尚未经过验证甚至设计的模型,如果它完全依赖于引入路线,则无法完成到2020年建设4000万千瓦核电容量的规划目标。第二,这条路线的引入很难“统一”中国核电发展的技术路线,而且只能再次踏上“万国牌”之路。第三轮引入的主要政策目标之一是“统一技术路线”,但购买西屋AP1000核电站的签字油墨并不干燥。中国广东核电集团获准购买法国EPR核电站并退出AP1000的范围。第三,国际招标计划最初向中央政府报告,批准每千瓦1800-1900美元。但是,负责引进的国家核技术公司已要求业主准备价格超过2000美元/千瓦,并伴随着封顶的条件。这将使中国依靠引进核电至少建造三倍于自建的成本。第四,在引进路线中很难引入技术。在AP1000设计框架下复制和放大电源的“再创新”不太可能使中国发展开发先进电抗器的技术能力,引进活动与自主研发基础之间的脱节只能增加一个“这个”的结果。双重保险“。五,路线的引入使核电产业体系更加混乱。在引入AP1000统一中国核电发展路径的原则下,国家核技术已成为另一个行政垄断企业。在与Westinghouse的商业谈判中拥有罕见的权力并且不包括所有者;与此同时,其他经验丰富的研发机构被排除在外。

内陆核电争端

中国的核电发展一直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为进一步发展核电,国家有意深化核电建设进入广大内陆地区。然而,在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舆论关注开始增加。并发布了“中国真正需要内陆核电”和“一旦发生事故就会发生什么”这两个最响亮的问题。

支持者认为,内陆核电与沿海核电没有本质区别。中国核能工业协会会长张华珠认为,目前中国内陆核电的发展不受安全问题的影响,而是受到公众对内陆核电的接受。从全球核电发展的角度看,内陆核电与沿海核电没有区别。世界上50%的核电站都建在内陆,特别是美国和法国两个核电国家,美国内陆核电站占全部核电站的61.5%,法国占69%。他们半个多世纪的实践证明,内陆核电的安全得到保障,环境影响是可以接受的。在福岛核事故之前,关于内陆核电的问题并不多,但福岛核事故给公众带来了思想的阴影。张华竹认为,中国有望在“十三五”期间开始内陆核电建设。反对意见认为,内陆核电面临的主要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一南质疑内陆核电的发展。她的论点包括:首先,CAP1000是AP1000的升级版本,需要通过工程验证,并确认是一个成熟可靠的模型。事实上,AP1000单元一直是“设计,构建和修改”的“三面体”项目,并且陷入了“设计难以固化,成本难以预测,风险大”的困境。不堪”。

其次,2006年中国高价引进,原定于2013年投入商业运营的三门和海阳AP1000核电站,在设备工程耐久性试验,资格测试和系统的情况下,不能保证“60”调试。每年免维护,“内陆核电站安全保障”的承诺。此外,2011年,西屋公司推出了升级版AP1000,高于中国AP1000安全标准,并在英国安全审核并发布。

第三,国际核电界已经认识到“概率安全评估方法不应仅用于确定性决策”,而中国的核电工业和相关研究机构仍然只谈两个主观概率参数,并作为“三代”核电比第二代“确定性决策的基础”,如“内陆核电安全和安全改进100倍”。

第四,大气扩散条件是内陆核电站选址的重要决定因素之一。美国内陆核电站的年平均风速>

2 m/s,年静风期不超过1周,中国湖南民族核电站年平均风速≤2m/s,年静风期高达60 m/s分别为数天和29天,这对核电厂正常运行期间的放射性气体不利。污染物的扩散很容易形成“核雾”。

第五,中国没有“在发生事故时通过降雨流入河流和湖泊的放射性气体”的应急计划。福岛核电站未能控制核污水以每天400吨的速度增长。现场已有超过50万吨的核污水堆积在一起,必须排放到海里。中国的内陆核电安全示范严重低估了核事故的复杂性:没有可靠和可靠的技术措施来证明核污水是如何“被堵塞和控制”的,也没有考虑“放射性气体从工厂逃逸,通过雨水进入地下和河流和湖泊。 “紧急计划。”第六,“内陆核电安全论证”绝不能放弃核废料处置和核电厂退役的两个“全球天价问题”。近年来,美国经常发生核废料泄漏。事故处理的成本是惊人且耗时的。国际核电界一再呼吁“核电发展的前提是要考虑如何处理核废料,否则这个问题最终会成为挥之不去的噩梦”。

大力发展核电争端

当福岛核事故后日本对核电的疑虑逐渐消退时,中国重启了核电建设的步伐。从实际规划的角度来看,可以说它即将大力发展核电。这时,是否有必要大力发展核电?争议再次开始。

支持者认为,国民经济和环境保护需要大力发展核电。前能源部长黄义成表示,核电技术一直在改进,核电厂的安全性现已大大提高。目前在中国运营和在建的核电站可以安全运行。此外,第三代核电站是一个智能反应堆,操作更安全,不会发生反应堆熔化和放射性物质泄漏等严重安全事故,这些都是万无一失的。如果发生反应堆熔化和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因为我们的核电站建造的防火设备比30年前的旧金山核电站更安全,它完全不受放射性物质的影响。像美国旧金山核电站一样被封闭设施封锁,虽然核心融化,但放射性物质并未泄漏。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自强认为,核电对于确保能源安全,应对气候变化,减少环境污染具有重要意义。由1千克铀-235的总裂变释放的能量相当于燃烧2,700吨标准煤所释放的能量;核电厂产生的二氧化碳仅占同等规模燃煤发电站的4.6%。

据统计,目前全球核电站提供全球16%的电力,而核电已成为许多国家电力供应的主力军。在法国,大约7度的电力来自核电;美国20%的电力供应来自核电;在日本,韩国等国家,核电占电力供应的三分之一。几年前,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能源消费国,但核电只占电力供应的1.7%。 “核能是一种清洁,安全和绿色的能源。福岛核事故不能改变核能的优质能源特性。作为一个人口众多,能源和环境问题严重的国家,核能的发展是解决中国能源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核工业应在充分研究和借鉴福岛核电站事故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将核电厂的安全提高到更高水平。 ”

反对者认为核电并不像它可能那样安全和必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一南主要关注三个方面。首先,“发达国家建造了许多内陆核电站”,“世界核电是多少”,“美国密西西比河沿岸如何”已完全被忽视发达国家已经看到核电的衰落,核电比例逐步减少,甚至核废弃的最新发展和国际社会抵制核污染的高度发言权。例如,自1979年三里岛事故以来,美国尚未建造核电厂。尽管美国几十年来陷入经济和就业衰退,但它从未将核电用作刺激经济增长和促进就业的手段。日本福岛事故发生后,德国坚决“放弃了核”并开始了重大的能源转型。

其次,发达国家在清洁廉价的水资源方面基本上“清洁廉价”(法国水电开发占92%,日本和英国占90%,美国占82%),而风能太阳能不是尚未成熟。我选择了核能。然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早已成为过去,技术进步使其成本低于核电(依靠核废料处理和退役成本),并且仍有进一步降低成本的空间。德国正在着手进行一项重大的能源转型,其基本概念是“用风能和太阳能确定一切”。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也是一样的。虽然具体条件不同,但也不例外。有一个共同点——。转向技术难度较小,环境成本较小,施工周期较短,成本不高于核电。

第三,“强硬核”派只看到核能低碳和高能量密度的优势,直接将“低碳”和“绿色”等同起来,完全无视核事故和处理核事故的极端严重后果。极端复杂,核废料处理和核电厂退役的困难以及高成本是主要的缺点。如果一次重大核事故只是极度恐慌的可能性很小,那么核废料污染是一种难以消除的危险负担。迄今为止,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找到安全和永久处置高放射性核废料的方法。通过更加困难的核废料污染来解决烟雾和降低压力等同于“饮用和解渴”。结论

可以说,中国核电的每一次发展和进步都影响着中国人民的心,不仅因为它的低碳和高能量密度,而且还因为国家能源结构带来了巨大的安全变化。人们极度恐慌。目前,中国核电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四大争议,尤其是内陆核电争端和核电的蓬勃发展,都没有真正的尘埃落定。

未来,中国核电的发展程度以及如何安抚人民的敏感安全,只能说需要时间来考验。